top of page

【催眠故事】怨恨了你四十年,却原来你是我选的

文章内容来自量子催眠案例,经来访者同意分享,文中观点代表催眠师及个案本人,仅供读者参考。


连结


虽未谋面,但刚刚联系上时他就很信任我。

他说,量催师是让每一个平凡人找到自己人生意义和价值的事业。这让我非常感动,他的信任也促成了他自己必将经历一场深刻的催眠体验。


难点


见面之前我们进行了简短的沟通,他大部分兴趣点在探索宇宙时空的奥秘,但另一个点也难以回避,尽管他着墨不多,已让我感受到这个点带给他的深重感,那就是:四十年了,他看不懂他的父亲。

催眠当天我们很快就聊到了这个难点,他这样描述父亲留给他的印象:

在我未成年的时候,我爸爸就有严重语言和行为暴力,没事找事,打人骂人,每天都是。

我常被爸爸打骂家暴,长期处在惊恐警觉的状态里,屡次面对他挥舞着菜刀叫嚣,被吓得魂飞魄散,没人能阻止这一切,包括母亲。

1998年我被查出严重抑郁,多年辗转治疗,目前还有些强迫症的症状。

他言谈幽默心地善良,看上去是个乐天派,但当回顾这段记忆,原本谈笑自如的他停住了,身体微微颤抖起来,强忍着不让眼泪下来。

父亲可以说是他曾经的恶梦,这个梦像一块磐石压在他心头,如今他已经四十岁了,即使小家庭美满,妻儿相伴多年,内心的家园也未能推倒重建,那里有个地方一直是冷的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
在了解到量子催眠的相关内容后,他看到了希望,那么多人催眠后解开了生命谜题,开始了全新的生活,他非常渴望自己也能如此蜕变,彻底摆脱掉过往经历的阴影,真正开心地生活。

催眠前一天他给我留言:你尽力就好。我回复:一起空杯心态迎接。

唯有空杯。每一位被催眠者都是独一无二的,潜意识会针对他们的成长进程教学,量子催眠就是一堂定制课程。

我和他一起踏进了课堂。



催眠


刚进入催眠态,他看到的居然是蛋壳。

黑色的蛋壳挡住了迎面的阳光,让他处在阴影中,他感到心里堵得慌,直到蛋壳离开,整个氛围才开朗起来,他感受到照射过来的光是带着爱意的。

接下来他非常快速地转换到明朝的某个时期。

他看到自己是个乐呵呵的村夫,每天种地晒太阳,可是还没来得及好好感受快乐,画面就转了,他被动地观察着,好像体会到了什么,刚刚还是喜悦的,接下来毫无征兆地大哭起来,边哭边说:

撕心裂肺啊(哭)……家都被淹了,落寞,无助,牵挂,我的孩子被水淹死了,我好想他们啊(哭)……就我一个人了……

他的情绪那么真实,伴随悲痛的哭声,双手双脚不停拍打着催眠沙发,就像生活中我们真正失去亲人时一样绝望、无助。

他孤单走完了那一生,而妻子早在另一个事件中逝去。临终那天他还在流泪:

(难过)我牵挂死去的人,很孤独,活得心灵很空,我难受啊(哭)……最亲的人走掉了,太伤心了,没有亲人,一个人孤孤单单(哭)……

再也不能在一起了(哭)……我很苦,生活上也苦,手上全是老茧……

好好陪陪他们吧,你最大的幸福就是和他们在一起,其他什么都不重要(哭)……要懂得珍惜啊……

因为他感受到失去的亲人们就是此生的家人,所以反反复复复念叨以后要好好陪陪家人,其他什么都不重要。

随着催眠的深入,更多的信息开始自动浮现,他看到了洪水发生之前的生活,看到那一世的妻子和女儿,瞬间语气轻快了些:

呵呵,女儿正蹲在地上自己在玩呢,

我老婆……很漂亮,很贤惠,知书达理,她穿着长衫,跟这辈子还不太一样,我们很幸福,她……好像有点忧郁,怎么跟我这辈子有点像……

当看到妻子,他立刻能感受到她的整个状态,包括心态,他慢慢向我描绘那一世的妻子:

催:什么事情让她忧郁?

他:她好像是想她妈妈了,

催:妈妈离得很远吗?

他:不远。她想她,但又不想回去,

催:有什么原因不想回去吗?

他:(观察)……她妈很凶……啊,就是我爸爸……

他观察并感受到那一世妻子的妈妈就是他这一世的爸爸,这个感应在催眠中经常发生,他专注在画面里,持续获取信息:

他:她不想回去,她怕她妈妈,跟我这辈子的遭遇有点像啊,她生活的很痛苦。

催:跟你在一起她感觉怎么样?

他:她跟我在一起很开心的,就和这辈子一样,她不想回家,

这辈子我爸爸很怕她,我不知道为什么?(当他说出这个困惑,答案就浮现了)

(观察)……他(曾经)把她惹恼了……我让你这样对我!我让你!……(他学着画面中妻子愤怒的声音) 你对我太凶了!我受不了你了!……

(观察)啊……她手上全是血,精神状态有点失常,她被她妈妈逼得吃不消了,

催:她对妈妈做了什么?

随着这个问题,当天的关键点到来了:

他:她活得很压抑,因为受不了母亲的种种对待,杀了她母亲,然后自己投官了……

(观察)……老婆,这辈子我替你来承担这一切吧(情绪再次失控,大哭)……你不要这么辛苦了,太痛苦了……我来替你承担……可是我也受不了了……(低落到极点)

你伤害我老婆,伤害我,你怎么这个样子?你是个禽兽,你不是人!(他控诉父亲,也就是那一世的岳母)

你伤害了那么多人 ,好像不止我们……很多人……

催眠进行到这里,他的问题看似已经被解答了,原来给他带来糟糕经历的父亲,是他自己选的!

但量子催眠远比我们能想象到的更有深意,这场定制课堂的学习从这里才刚刚开始。



转化


我尝试带领他去了解那一世妈妈和女儿之间的问题,但他说不必了。

发生的这一幕如此激烈,难道不需要知道原因?

这时非常意外,他突然转变了人格,变成了他爸爸,语气轻蔑而傲慢,还振振有词。

以下对话有三个人物:他、他爸爸、催眠师。

爸爸:你们能把老子怎么样,我就这个样,谁不服可以来,我不怕你们!

他:你怎么这个样子,一辈子都不知道改呢,大家都在帮你,你为什么不改呢?

爸爸:我本来就不是个人,我就是个畜生,你们还把我当个人, 哈哈哈,你们能拿我怎么样?我要让你们尝尝我的厉害,谁让你们之前也伤害过我啊。

催:之前他们怎么伤害你的?

爸爸:唔……是我自己想像的,没人伤害我,是我自己想像的,我就喜欢想象,我就喜欢想当然,我就喜欢这样!

他:为什么伤害我老婆,又伤害我?

爸爸:我就喜欢这样,我就喜欢。

爸爸的语气如同一个被惯坏的顽童,基本无理可谈,他继续和爸爸对话:

催:你能看到你们彼此在什么状态吗?

他:好像不在这里,在另外一个世界,

催:你能看到什么?

他:我总是在帮助他,(转向爸爸)我帮你改,不要急,慢慢来,

催:为什么你总是在帮他?

他:他改不掉,

催:你是他的什么人?

他:他是跟我有关系的,(继续对爸爸)我要帮你的,我不帮不行的,为什么不走向光明?我指导你啊,

催:你是他的老师?

他:我是成年的,他是个小孩,

催:为了他,你们选择在一起?

他:不帮不行,没人愿意要他,

催:为什么你愿意要他?

他:大家都讨厌他,

催:你为什么会选择帮他?

他:在我看来他就像个小孩子,

催:你的决心很大啊!

他:是的。(转向爸爸)你的臭毛病太多了,不知道怎么这么坏……(又对催眠师)我们是在另一个世界讲这话,

催:好的,另一个世界是怎样的?

他:这里很平静……他是我爸爸,在另一个世界就是个小孩子……我都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……我……好像是个女的,像个老师一样,我喜欢这种装束,

催:是什么样的装束?

他:像仙女,穿着像纱一样的衣服……长裙……(又对着爸爸)你怎么像个小孩子一样长不大,总是长不大,你还要害多少人?

无论我问什么,他一直对着爸爸那边反反复复劝说,像是很操心,很着急。

就在这一问一答间,爸爸也开始有了转化:

爸爸:我也不想这样,没办法,怎么老是控制不住,我会胡思乱想,

他:不要胡思乱想,我们都是好朋友,你不要胡思乱想就行了,我一定要帮你,解决你胡思乱想的毛病,

爸爸:唉……改不掉,很难改,

他:我有信心帮你改。

催眠中,他如愿以偿看到和妻女的关联,并和女儿进行了跨时空对话:

催:你们现在是怎样的?

他:我们在一起无忧无虑,而且还整天疯疯癫癫的。

催:你好像很快乐啊!

他:我不喜欢想那么多,这个世界不需要想那么多,这个世界本来就很快乐,没有太多的欲望你就会很快乐的,欲望越多越不快乐,何苦呢,平平淡淡才是真的,儿孙自有儿孙福,没必要太为他们操心了。

(观察)……女儿是个强大的人,她还是我的老师啊……

女儿给我们爱, 帮我们,她是来帮我们的,我很感激她,女儿你太棒了,总是让我们很感动(哭)……你太伟大了,你太伟大了,我不应该让你伤心的,你要坚持。

女儿:我已经习惯了,只要你们不强迫我就行了。

他:我强迫你做什么了?

女儿:搞金融,考这考那……你自己肤浅,你自己还没搞明白,整天浑浑噩噩,还去说别人……(他提高声音训斥自己,模仿女儿说话的声音和神态,惟妙惟肖让人忍俊不禁,催眠后他告诉我那就是女儿在说话,只是借用了他的身体)。

女儿:我走的每一步我都知道该怎么做,不要你烦,你就喜欢瞎操心瞎想,臭毛病,你把你自己管管好就行,儿孙自有儿孙福,你没有必要想那么多,你不是伟大,你是自作多情,你知道吧!

他:我以后该怎么走?

女儿:你想怎么走就怎么走;

他:我感觉很苦,好多世都很苦,今生也苦,我不知道为什么?

除了今生和刚刚回顾的一生,他感受到还有很多世辛苦的经历,他有点接受不了这样的安排,就在他困惑的时候,他看到场景里又来了一个人,来者白衣白发,仙风道骨,是一位长者,长者站定后开始说话:

长者:你这样是为了修行的需要。

你把自己整的很苦,总是这么苦,有必要吗?修行这种事得慢慢的,一辈子不行两辈子,不行三辈子,总有一辈子会通过的,你就是太急。

催:选择苦的人生会怎样?

他(抢着说):我不想投胎了,投胎太烦了。

长者:你要投胎,你还有好多功课没做完呢。

他:我还有什么功课?(不耐烦)

长者:功课不是这么好做的,慢慢体悟吧,等你哪天整明白了,就不需要投胎来了,你可以到另外一个世界做更重要的事情。

他:什么时候才能结束?我不想再投胎了,很苦的,太苦了(再次为自己的生生世世的遭遇落下泪),我已经受不了了(哭)……

长者:下辈子可以选择活过轻松一点的人世,总是这样苦你会很压抑的,你会受不了的,要缓一缓了,你不缓不行了。

催:请问跟我们说话的这位是谁?

听到我的提问,催眠中的他凝神观察了一会,很快会心笑起来,他很肯定地告诉我,长者就是他此生的大表哥!

在此生的生活中,他们俩彼此投缘,互相欣赏,关系很好,他说在另个世界里大表哥是他的老师。

以下是现场三人的部分对话,他、大表哥、催眠师:

他:大表哥从小就愿意帮我,帮我辅导作业。难怪我每次看到我大表哥都很亲切,原来他是我老师。

大表哥:你千万不要急,智慧这东西不是一天两天就有的,也不是一次两次就能达成的,我也是很多世才修成这个样子。

催:大表哥是一个很有智慧的人吧?

大表哥:我,呵呵,你夸奖了,还好吧。

他:我小时候就很崇拜他,他博闻多学。

催:大表哥是现在的样子吗?

他:像个古人。他说我压力太大了,因为我太着急要成长,承受不了这么多还非要往自己身上加这么多担子,我太想成长,我不想投胎,我太想成长。

催:想加速这个过程是吗?

大表哥:对,他能力还没达到,得慢慢来,你看我小时候没了父亲,后来养父对我也不好,我咬着牙都挺过来了,我也不容易啊,我这抗压能力也不是一天两天形成,好多世才变成这样。

你想成长是好事,不要急,千万不要急,急不来,顺其自然吧,一定要懂得顺其自然。

他:大表哥知道我爸爸没怎么改,他怕我这辈子受不了,他来是想帮我缓解缓解,好多有关我爸爸的事情我都跟他讲,我不跟别人讲,他总是很理解……

大表哥我谢谢你,谢谢你(又一次痛哭)……没你我撑不住啊……他太难管了,太顽劣了,我也教不了他,我现在怕跟他沟通了……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改过来,我都对他失望了。

大表哥:慢慢来,难改也得改,

催:帮他不是你所能做的对吗?

大表哥:他目前水平帮不了,

催:为什么会发生洪水的事件?

大表哥:一切都是为了经历,他需要经历这方面的锻炼,不知苦安知甜?太苦是他自己要经历的,他总是要增加难度,

催:为什么给他看这个画面?

大表哥:希望他以后不要太急,来世让自己轻松些。父亲的事情不要纠结,他自己会解决,没人帮你也不要帮了,你帮不了他,自己反而深陷其中,你老婆更帮不了他,前世把她逼得疯,都要杀他。

大表哥走了又来,反复了几次,看来这是这次催眠最好的安排了:

催:他想知道为什么人会有善恶,有君子和小人?

大表哥:一天到晚问这些,他都知道答案了还要问,他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。

人的等级高低是由修行决定的。

我们都是本源创造出来的。他要体验生活,他这样做不是坏,是为了大家都能体会爱和善良,他用心良苦。

本源的伟大不是你们想象的样子,活好当下就行了,不要问这么多,活好当下。

智力是由肉身决定的,不是灵魂决定的。

被肉体束缚了, 才会有很多(灵魂)迷途不知返。

他:大表哥有点老,经历了很多世,有信息告诉我,他曾经很苦,经历的事比我多。

大表哥:你老婆另外一个世界就是个开心的小姑娘,今生只是体验在你怀里撒娇的感觉。你女儿比你们的等级都高,她成长得快,自律,你看你现在刷视频都控制不住,你不自律。

你在另一个世界就是个很开心的乐天派,大家其实都很喜欢你。

有些设定你没必要知道,三维和更高空间有阻隔,活在当下顺其自然很重要,该你知道的,总会想办法制造机会让你知道,不该你知道的,知道了也是多余的。

肉体的性格,其实很多情况下是灵魂性格决定的,偶尔会设定下,不需要就不设定,很多肉体都是灵魂本性的诠释。

不要纠结多少世了,关键你每一次都进步了,是真实的,要关注这个。

洗碗刷锅有意义,为家庭付出有意义,扫个地也是有意义的,人和人之间的关系都是通过行动来表现。

大表哥还帮他回顾了他肚子上的胎记形成的缘由,回答他好奇的关于宇宙的信息,耐心开解他的困惑,最后的最后,大表哥说:

三维的,四维的,高维的,都是用来修行的,为了品格上坚定、有毅力、坚忍不拔,善良、有爱,一个成熟的灵魂需要具备很多种品格,不是这么简单的,不是一生一世能修出来的,慢慢来:

你按照你内心想的去做,尤其品格上,人品方面,品德方面,往那个方向去发展,总有一日不需要再来了,慢慢熬吧,不要想那么多,活在当下,发自内心的做。

之前你的性格都很坚毅,坚毅的有点过了,太能扛了,没必要那么扛,要跟家人分享,要改一改。

趁着这个角色,把性格给改一下,综合一下。

今生就是通过你父亲,改变自己,再把性格磨一下。

至此,当天潜意识课堂的内容可以说拼图完成了:

为妻子,他承担了帮助爸爸(灵魂)的任务;

急于成长,他总是选择较难的课题;

“坚毅”是优秀的品质,也不宜太过;

所有的困难原本都可以成就他的品格;

所有的身边人原本都可以助他提升。

在他的潜意识的引领下,他一步步解开了自己的生命密码,内在的通道打通了。



回归


醒来后第一时间他说:太神奇了,记忆都在,今天想体验的都体验到了。

他说,催眠过程中当每个人物说话的时候,他真切感受到身体是载具的含义。

第二天清晨,他回听了整个过程,给我发来更多感受,他说女儿小的时候他总是怕她溺水,教会她游泳才安心,这下才知道是有原因的。

他说感觉身体里一些沉重的东西就像全部被释放了,轻松。

那天他还回家看望父母,再次看到父亲,他感受到自己心里多了一份包容,也顺眼多了,以前几十年没有过这种感觉。

一个月后,他再次发来消息:父子俩一桌吃饺子,父亲主动问他够不够,想把自己碗里的匀一些给他。

他说自己第一反应是莫名其妙,第二反应是好奇怪啊,第三反应是有些激动的。因为几十年了,父亲都是只顾自己的,从没有一天这样过。



赘述


把想象当真,造成不必要的矛盾,在生活中非常普遍,值得重视。

如果你质疑催眠,我很赞同你的思考,如果实在想不通,也可以把催眠看作只是一场意识的活动,或做了一个白日梦,而这个活动、这场梦能够帮助人们走出身心的困境,转向更积极阳光的生命状态,我相信你也是乐见的,真与假不重要,就像大表哥说的,在生活中做出来。

家暴被虐的案例我之前写过一篇,一些陌生读者曾来信共鸣、倾诉,任何人都不希望有此经历,即使是本文的主角,通过催眠从灵魂深处释放了情绪垃圾,这对身体健康有益,对冲破成长卡点有益,但事件和伤害是不能被抹去的。

善恶一念间。如果你是一个渴望提升的灵魂,当善念升起请用心呵护,当恶念萌发请小心看守,无论你遇到了什么,像个舵手,引领自己这艘寻找航向的船吧,向阳而行才会成为光。

如果终极答案是超出我们认知的,先做到这一步再说。

30 次查看0 則留言

Comments


bottom of page